世界杨氏宗亲网

世界杨氏联谊会

中华杨氏大宗祠

当前位置:世界杨氏联谊会SJYANG.ORG » 新闻中心 » 杨氏春秋 » 各地宗祠 » 慈善公益 » 人物专栏 » 四知期刊 » 历史文化 » 遂溪县人民抗法斗争中文车营的历史地位和发挥的重要作用

遂溪县人民抗法斗争中文车营的历史地位和发挥的重要作用

世界杨氏联谊会SJYANG.ORG  2014-04-20 06:44:42  阅读27396102次

遂溪县人民抗法斗争中文车营的历史地位和发挥的重要作用

湛江市博物馆  陈志坚

1898年,法国殖民军未经清政府同意租借广州湾为趸煤之所,于422派遣远东舰队分队司令吉戈特·德·拉·比道里爱鲍海军中将率领巴斯噶号、袭击号、狮子号三艘军舰,兵员500,悍然强行驶入广州湾,先在南三岛停留,派兵员上岸探看,因是沙地无长久占据之利可图,直入驶进遂溪县海湾,在海头汎登陆,占据炮台,竖挂法国旗以示占领。即向海军上将发去电文:“我于今天——四月二十二日在广州湾之东南南方位于雷州半岛上的一个被放弃的炮台上升起法国国旗。军队登陆时曾举行庆祝仪式,巴斯葛号、袭击号、狮子号在距离炮台六百公尺处排成行列抛锚,鸣放礼炮二十一响,邻近村落居民来看热闹。拉·比道里爱尔,一八九八年四月二十二日,广西。”

法国殖民军以“挟兵占地”的凶悍手段占据我海头汎炮台,登陆划地限制我海头汎一带村民。尔后蛮横无理地抢劫财物,侮辱妇女,激起遂溪县南柳四邻村民的公愤,首举义旗,自觉地组织发起反击,打响抗法斗争的枪声。法国殖民军侵略野心暴发,变本加厉地扩张地界。企图达到“南略至硇洲岛、西至通明港、东至黄坡圩、北至万年桥”的租界目的,派兵向我霞山、赤坎等海滨地区篾然进攻。遂溪人民怒不可遏,在遂溪县知县李钟钰坚决支持民众的抗法斗争,组织抗法团练,团练总部设在黄略潜移书院,下设黄略、麻章、文车、坪石、仲伙、志满等六个营,每营250人,共1500人;每营设5个哨,每哨50人,共250人;每哨设5个蓬,每蓬10人,共50人。

文车营指挥部的营地设在文车村杨氏宗祠、瑞良公祠,营官杨秀桑(公元18691914年),又名杨秀湘,榜名杨夺标,清光绪辛卯年(公元1891年)中武举;副营官杨秀誉、武秀才;左哨官杨有仪,哨址设在文车二村;右哨官杨日新,哨址设在华封当铺;前哨官杨秀桐、秀才,哨址设在九东;后哨官杨振超、监生,哨址设在村前宫庙;中哨杨老赵、武举人,哨址设在营地;练武场设在文车二村大岭。

文车营位居黄略团练总部之东的左翼防卫力量,毗邻黄略,为团练总部的坚强保障之股肱。文车营又与东北的坪石营,形成犄角之势的联防体系;右翼麻章营,西南志满营,西北仲伙营,三营形成鼎足的防卫团体;布防阵式得当,与各营互为呼应,联成抗法斗争的坚强阵线。各营在遂溪县抗法团练总部的统一指挥下,有组织有策略地与法国殖民军进行斗争,提出“富人出钱,穷人出命”的战斗口号,保卫家园,保卫国土。

文车营在这场抗法斗争中发挥了积极的重要作用,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夜袭高岭

18998月下旬,文车营组织80人,夜袭百姓村高岭法军兵营。文车营的义勇悄悄地向高岭挺进,沉浸夜梦中的法军没有觉察。当文车营准备发起进攻时,被法军的警犬发觉,猛狂地冲吠,法军急忙应战。首次与法军对战,义愤与激情凝聚在枪口,文车营用火枪、抬枪向法军对略射击,坚持战斗了约2个时辰,狠狠地教训着法军。激战中,法军开枪打伤了文车营义勇杨亚才的脚。在此情况下,文车营只好撤退。

新埠挫敌

法军受文车营义勇夜袭后,恼羞成怒,寻机企图报复,并想消灭义勇,稳定局势。1899109日,法军佯攻麻章,却偷偷地派出200多人绕过赤坎,从福建、东山村方向进发,攻打黄略团练总部。黄略团练义勇正好援助麻章,中了法军诡计。幸得文车营义勇及时赶到阻击,把法军拦截在双港,随后坪石义勇亦增援而至,黄略团练义勇中途识破法军阴谋,速返回包抄迎战,把法军围困于双港。法军拼命突围,义勇奋起追击法军至新埠展开激战。法军处于危急之中,急忙从海头派出100多人援救,苦战至天黑,法军才突围逃回赤坎百姓村高岭兵营。

新埠挫敌,击毙法军官兵8人,伤者数十人。义勇牺牲2人,受伤15人。新埠挫敌的胜利,大鼓义勇抗法斗志,大灭法军威风。

宫曲会战

法国侵略军的野蛮而疯狂地进行扩张侵占,为达到其图霸万年桥地界的目的,于清光绪光绪二十五年农历十月初三日(公历115日)日早,法国军舰开进赤坎金沙湾海面,向麻章发炮轰击,随之派出陆兵400余人,一路从洪屋下村进发,一路从宫曲挺进,两路进攻麻章。依据清光绪二十五年十月初九日《禀陈法人借端攻打麻章圩事》记述:“于十月初三日早,泊兵轮二只在赤坎沙湾外,架炮轰击麻章圩。自辰至申,放大炮至二百六十余响。又派陆兵四百余人,从洪屋下及宫曲村两路进攻。麻章练勇竭力抵御,至巳刻,法兵在高岭又放排炮及开花炮遥击。幸练勇皆伏牛车路坎内,未被击中,然已危急万分。”

如危急关头,黄略总部立即组织文车、坪石二营从东夹击法军,志满从南面直击,黄略从北压制,麻章迎击,四方配合沉重地狙击法军,打击法军的嚣张气焰。法军不熟悉地形,我义勇利用牛车路坎掩护,用抬枪和毛瑟枪密集射击法军。法军找不到目标,晕头不知所向,被我义勇打得狼狈不堪。加上周围村民参战,相持到下午6时,法军势不敌众,狼狈地溃逃回战舰开回海头。这次战斗击毙法军8人,伤70余人。我义勇伤9人,获得大胜利。

坪石阻击

法军侵犯麻章,遭到我义勇的沉重打击而惨败,恼羞成怒,为发泄气愤,于公历1113日(农历十月十一日)炮击坪石村,同时派出两名军官带领一队人马,乘小船登陆,进攻坪石。坪石营奋起抗击。消息传来,首先是文车营立即行动,组织队伍,援助坪石营,分两路,左右夹攻,与法军展开战斗,分散法军的力量,削弱法军的战斗力,与坪石同心协力迎击法军,打得法军晕头转向,措手不及,当场打死法军官2人和法兵几人,其余法兵逃到海边,又被文车、坪石营包围在海边,力图全歼。此时法军急来增援营救,法兵才乘机逃去。

法军进攻坪石,却歪曲真相,向清廷说是二个法军官在门口散步时被坪石人打死,要求清廷惩治凶手。软弱无能的清廷不查明事实,竟电斥谭钟麟:“谭钟麟等身任地方,早应防患未然,保全疆土,岂得临时概委诸议界大员,此时法提督如此嚣张,难保不开血衅。该督等捍卫海疆,究竟有无把握?”。怪责罢免谭钟麟之职,下旨苏元春谈判鉴约。

黄略激战

18991116清光绪光绪二十五年农历十月十四日)凌晨,法军有策略地攻打黄略,采取“声东击西”战术,先开炮轰击麻章,明里派少部分兵力虚张声势佯攻麻章,暗中派出一股兵力从双港路上埋伏防阻文车、坪石二营;一股由九东包抄山沟后,以800兵力出其不意地偷袭黄略。黄略义勇认为此日无事都干农活收割,法军突如其来,防不胜防,匆忙回村组织应战。

法军到九东村后岭时,发现文车营设在九东的杨秀同哨,法军即攻打杨秀同哨,大队人马继续向黄略进攻。杨秀同哨与法军战斗时,义勇杨那里身边的战友牺牲了,他愤怒不可遏,扛起抬枪狠狠地向法军射击,高喊:“一定要打死法军报仇。”表现出勇敢无畏的战斗精神。

黄略营只有200多义勇,虽有村民支持,敌我双方力量悬殊,英勇作战亦难挡住强势,但坚决与法军苦战。首先文车营义勇30多人赶来救援,被早先埋伏的法军阻截在洋林黄鱼港,双方进入激战,文车营义勇奋力反击,最后展开肉搏战,义愤填膺,杀声震天。由于寡不敌众,战至黄昏,文车营义勇战死22人之多,8人受重伤,谱写了抗法斗争最为悲壮激烈的篇章。

黄略义勇伤亡惨重,俱李钟钰禀牍;黄略战死69人,伤125人,群众死伤不计其数,房屋被损毁1000余间,十分惨烈。

18991117,愤恨交加的文车营义勇,为报仇雪恨,营官杨秀桑组织义勇夜袭法军临时设在九东岭的指挥部,法军心慌战乱,死伤惨重,次日不得移营新埠。次日夜杨秀桑不让法军站稳战脚,又率义勇出其不意地夜袭法军,法军无奈,退回赤坎百姓村高岭兵营。

可是,软弱无能的清廷,于18991116日,指派钦差大臣苏元春与法国海军提督高礼睿签订了《广州湾租界条约》,遂溪人民抗法斗争历时约一年七个月之久,也宣告结束。

文车营义勇在遂溪县抗法团练总部的指挥下,主动参战,与各营通力合作,围歼法军,壮举义薄云天。在各大战斗中,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牺牲了33人,负伤20多人。其中在洋林黄鱼港牺牲的有杨自光、杨承欢、杨得典、杨亭、杨秀膺、杨六、杨常纲、杨常纪、杨裕、杨九、杨常琅、杨常林、杨承学、杨振高、杨振芳、杨有仪、杨荣仔、杨振献、杨国牙、杨希、杨恒兰、杨承俊,在夜袭法营牺牲的有杨瑞、杨常玕、杨常球、杨绍成、杨绍衡、杨常明、杨绍培、杨常载、杨如契,在新埠战斗中牺牲的有杨振美、杨振明,他们在抗击法军,保卫国土家园的激战中献出宝贵的生命,义重似泰山,恩深如南海,在抗法斗争史中谱写了壮烈的篇章。

本文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