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杨氏宗亲网

世界杨氏联谊会

中华杨氏大宗祠

当前位置:世界杨氏联谊会sjyang » 新闻中心 » 慈善公益 » 他做的事震动中国!

他做的事震动中国!

世界杨氏联谊会sjyang  2019-09-09 09:08:24  阅读19761043次

香港巨星陨落!这位拿着880万的中国富二代,他做的事震动中国!

他本是一名中国香港的富家子弟,

却跑到大陆当起了校长;

他本有近千万资产,

却活得家徒四壁;

最后,罹患癌症的他,

拿出藏着的880万元现金,

做了一件震动中国的事。

而就在前几天,

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传来......

他,就是卢永根

1930122日,

他生于香港,祖籍广东花县,

这是一个殷实的家庭,

父亲在一家英国律师行当高级职员。

可是,他原本优渥平静的生活,

随着战争的到来永远改变了。

1941年,日军占领香港,

他被送回广东老家避难,

不仅忍饥挨饿,

甚至连能穿的鞋子都没有。

东躲西藏、衣食匮乏的逃难生活,

让他深深体会到当亡国奴的苦楚,

但更将一颗爱国的种子,

深深埋进他的心中!

避难的日子里,父亲曾托人,

特地捎来亲笔写的两句家训,

第一句是:身劳苦学;

第二句是:

既买锄头又买书,

田可耕兮书可读,

半为儒者半为农。

父亲的教导让他终身难忘。

两年后,他返回家乡香港,

父亲希望他继续读英文书院,

可民族意识已觉醒的他,

自己选择了香港培侨中学读高中。

培侨中学的爱国思想很活跃,

19岁的他还加入中共地下党。

当初懵懵懂懂的少年,

成为了一个坚定的革命者。

高中毕业时,

党组织安排他回内地岭南大学学习,

可当时的祖国内陆百废待兴,

而他若留在香港,

锦衣玉食,条件优厚,

两相比较可是天差地别。

可他一个香港人,

却放弃了安逸生活回到祖国内地。

他坚定地说:

是侵华战争的现实教育了我,

我要为祖国复兴效力。

回到大陆进入岭南大学后,

他领导岭南大学的地下学联工作,

之后转入农学院,开始接触到,

自己一生的研究事业:农学。

而随着时间流逝,

那场浩劫一步步到来,

而他,避无可避。

1966年十年浩劫,

他未能幸免,被戴上“死不改悔,

走资派兼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

下放到广东翁城干校10年之久,

那段时间,饱经折磨的他,

瘦骨嶙峋体无完肤,

可即便是再恶劣的环境,

他都没有生出一丝一毫,

逃离大陆回到香港的念头!

直到1983年,他终于凭借真才实学,

担任起华南农学院院长,

开始了长达13年的校长生涯。

而他的后半生辉煌,

也从这一刻开始了。

他多次出国探亲和访问,

先后在菲律宾国际水稻研究所、

美国戴维斯加利福尼亚大学,

从事水稻科学研究。

他太出色了,

外国大学都挽留他,

在美国的亲人也竭力说服移民过来,

可在中国受过无数曲折的他,

却不被异国物质生活所引诱,

毫不动摇选择留在当时落后的中国。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那时有位美国移民局官员,

忍不住问他:

你具备移民条件,

为什么还要留在贫穷落后的中国?

他深情地回答:

我打心底里热爱自己的祖国,

因为我是中国人,祖国需要我,

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祖国!

身为校长,他尽职尽责,

为教育事业鞠躬尽瘁。

80年代,学校经费紧缺,

他就对自己极为吝啬,

坚持不坐车,不搞特殊待遇,

办事尽可能乘坐公交、地铁。

一位做工程的亲戚来“走后门”,

他义正言辞地说:只要我一天在,

你一天不要进华农大门。

如此吝啬的他,

却在人才教育与培养上十分大方。

他曾四处奔走,

为学校筹备了不少科研资金,

不仅如此,

他还为优秀学者成立工作室。

别人都说:“他为科研奉献了一切。”

匈牙利著名诗人裴多菲,

曾在一首诗中写道: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而他却对学生们说: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亦高;

若为祖国故,两者皆可抛。

我今天的发言,

如果能象一束小火花一样,

点燃你们心扉中的爱国主义火焰,

并迸发出热情,

去为振兴中华而奋斗,

那是我所热切期待的!

担任校长的13年,

他全心全意为学校全局谋发展,

从未利用校长的身份,

给自己的教授身份获得好处,

更从未利用自己的地位帮助,

自己的团队获取研究经费。

不仅在教育事业上卓有成就,

他自身科研实力更是过硬。

他与水稻打了一辈子交道,

提出的水稻,

“特异亲和基因”新学术观点,

对水稻育种实践产生重要作用。

如此优秀,忧国忧民的他,

2017年,一个晴天霹雳,

多年劳累的他被确诊患上了癌症。

而此时的他,

突然公布自己手里的880多万巨款,

一位老人,罹患癌症,

手里还有880多万元,

他的选择会是什么?

有人猜,他会飞到美国、欧洲,  

找最好的医院为自己治病。

有人猜,他会拿这笔巨款,

到世界各地旅行,

让自己的余生活得精彩。

还有人猜,

他会把钱省下来,留给子女,

让子女过上更好的生活。

可他却做了一个,

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决定,

不是给自己治病,玩乐,

更不是给子女继承,而是:

将毕生积蓄:8809446元,

全部裸捐出去!

2018321日,

他在妻子的陪同下来到银行,

两位老人不多商量,

只淡然一句:“都捐了吧。”

他用颤巍巍的手掏出,

牛皮纸包裹着的一叠存折,

接着,将十多个存折,

一笔笔转入华南农业大学账户。

8809446,就这样,

全部无偿捐献给了中国教育事业,

这也是华农建校108年来,

最大一笔个人捐款。

有人问他为什么不留给子女,

他淡淡回答:孩子已经自立,

我的个人财产应为社会做贡献。

一次就捐出880多万元,

他很富有吗?

答案却恰恰相反。

他虽然贵为院士,

中国科学殿堂的最高荣誉。

可他家中的摆设是这样的:

破旧的木沙发、老式电视,

铁架子床锈迹斑斑,甚至连,

损坏的几把椅子,他都舍不得扔,

用铁丝绑了又绑,勉强使用。

是真正的,家徒四壁。

由始至终,他都保持着,

“布衣院士”的赤诚底色。

生活中,他有许多飨宴的机会,

却都婉拒了,理由是:节俭。

平日里,他常拿着一个半旧饭盒,

与学生们一起排队,

一荤一素二两饭,在不起眼的位置,

慢慢地将饭菜吃得干干净净。

还总会善意提醒,

那些浪费饭菜的学生:

“多少棵水稻才能长成一碗米饭?”

随着年龄增长,他的身体越来越差,

女儿多次劝他放弃工作,他都拒绝了,

有人建议请个保姆,有个照应,

出门叫上学校配的专车,还没听完,

他就直摇头,然后继续“我行我素”:

背个挎包、头戴遮阳帽,

缓缓步行到公交站坐公车,

一旦遇上大雨,就摞起裤腿,

趟着雨水回家。

在他办公桌上的一个笔记本扉页,

写着他用来自勉的四个“一点”:

多干一点;少拿一点;

腰板硬一点;说话响一点。

尽管自己过得如此拮据,

可对扶贫和教育,他却格外慷慨,

每年都要捐钱,悄悄做过很多善举。

2015年,他和哥哥,

还悄悄将老家两间商铺祖屋,

捐给了当地小学。

而去年,捐完自己的全部资产880万后,

他说: 国家培养了我,

将个人财产还给国家,

这是自己最后的一点光和热。

这位老科学家,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

用无言行动,诠释了人生的意义。

而就在2019812日,

这位“布衣院士”,

因医治无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享年89岁。

鲁迅先生说:我们自古以来,

就有埋头苦干的人,

有拼命硬干的人,

有为民请命的人,

有舍身求法的人……

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卢永根,

他就是中国的脊梁,

中国的当代巨星!

人的一生,到底应该追求什么?

而他用毕生奋斗回答了这个问题: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他心系苍生,

在浮夸与喧嚣中,

坚守理想和信仰,

生活朴实如土,

成就灿若星辰,

他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是一个大写的中国人,

是真正值得所有中国人尊敬的人!

先生,您一路走好!

本文引用地址: